總站    選擇其他站點   
安子集團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深圳家政】缺口20萬人,而家政行業80%的店虧損?
  • 時間:2016/12/21 17:20:12 | 人感興趣 | 評分:3 | 收藏:

​深圳家政行業從業人員學歷低工資高,缺口在20萬人次,《深圳家庭服務業條例》一些規定與行業現狀有所脫節,為此,今年市兩會期間,深圳50多名市人大代表提出修改《條例》建議,市人大表示,考慮將該項目納入2017年市人大常委會年度立法計劃。

很多情況得不到監督管理

記者調查走訪深圳多家家庭服務業企業,多數企業認為,家政行業沒有主管部門,導致很多情況得不到監督管理。而《條例》對企業定位不清晰,對企業和家政從業人員責任劃分不清晰,這都阻礙行業發展。此外,家政行業缺人和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也是問題。不少企業建議,政府應做好該做的事,而該市場調節的政府就不該做太多。

調查中,一些家政企業提出,保姆“闖禍”,家政公司“背鍋”,是《條例》應關注的問題。此前國內發生不止一次,保姆在雇主家出了差錯,比如保姆抱著小孩上街,結果被車撞了,保姆沒錢賠,家政公司就得負起連帶責任,甚至是家政公司賠全款。《條例》若修改應注意區分這類情況,對保姆和家政公司的責任做主次劃分。《條例》應將責任劃分清楚。保姆出事,不應按照員工制套用勞動法,將責任歸結在企業身上。比如,現在電商平臺,網上的商店賣假貨,賣假貨歸責到具體商店,而不是平臺。

考慮納入2017年人大立法計劃

深圳家庭服務行業所面臨的實際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已制約這個行業的健康發展,而這些問題的解決,首先要從法律規定的層面明確各方的責任,并在法律中對于行業的發展和規范做出明確的規定和指引。《深圳經濟特區家庭服務業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于2001年頒布實施,但《條例》的一些規定已經與家庭服務行業的現狀有所脫節,無法有效地指導現在行業的發展和行業建設,因此,有人大代表建議對《條例》進行整體上的修改,以規范家政服務行業的發展。

市人大表示,考慮將該項目納入2017年市人大常委會年度立法計劃,人大代表們的建議將作為立法的重要參考。

A

“保姆荒”源于3大因素

行業自我調節或可解決問題,建議政府關注統一標準和培訓的形成

“不應由政府插手去招人”

“目前家政服務員中,初級到高級工資3600元到7000元不等。行業目前招新途徑近半還是以老帶新,老的從業人員回老家帶動,口口相傳帶動人來加入。”深圳市家庭服務業發展協會秘書長張國燕介紹,來自貧困地區的從業人員多因沒有其他生計選擇從事家庭服務業。行業從業人員缺口大,按照居住人口約1800萬人來估算,用工缺口約20萬人。

“保姆荒”是家政公司普遍頭疼的一個問題。周飛鶴介紹,目前公司內的家政從業人員基本學歷在初中左右,由于工資較高,對家政從業人員較有吸引力,而月嫂領域目前月薪一萬多,1/4是大專學歷,1/3年齡段處在二三十歲。

孟君的公司家政從業人員流失的情況同樣不少見。孟君介紹,公司里的家政從業人員價錢比市面均價低,比如一般保姆工資在4000元,那他們公司的工資就在3500元左右。有時公司花兩三千元培訓一個阿姨,結果阿姨第二年不來了,被雇主私自簽走。目前公司每年的回簽率最高有70%,最低的有20-30%,回簽率平均在50%左右。“供應不足、信息不對稱,匹配不及時不到位,都是導致 荒 的原因。”孟君認為,這也是一種市場現象和行為,不應該由政府插手去招人,行業可通過自我調節解決問題。

近七成為管理制而非中介制

為解決“保姆荒”,孫景濤的公司解決方法除給出比行業均價高一些的工資,還有小時化的工作和培訓。公司從2013年開始采用這種方法,吸引了較為年輕的80后90后群體,公司家政從業人員平均年齡比行業企業從業人員均齡小10歲以上。此外,流動到該行業的部分是其他產業工人甚至白領,這種轉崗率在公司家政從業人員占比10%左右,“這也是從業人員職業化的開始,目前公司內的人員有25%屬于較為穩定且職業化的群體。”

“深圳的家政行業在國內走在前沿,因為近七成采用的是管理制而不是中介制,管理制跟員工制有點像,但不簽合同也不買社保,會包吃住甚至培訓。”周飛鶴分析,公司從2013年開始,采用200元永久包吃住,周末休息,無培訓不上崗的模式,且和醫院合作進行家政從業人員體檢項目,由于管理模式成本提高,家政從業人員工資也比市價高500-1000元。

周飛鶴認為,采用管理制,家政人員的素質和質量明顯可控,這是深圳的優勢。廣州去年會出現“毒保姆”事件,就是因為中介制太普遍,保姆質量不可控。

對于安全的問題,孫景濤也認為,除通過政府層面的職業信用監督,還有很重要的一方面在于行業從業人員的職業化和規范化。住家類從業人員如何保證職業化?孫景濤舉例,自己公司在招人后會進行初步考核和入職培訓,還會進行服務的專業細分,采用小時化服務,同時培養專業人員專項技能。公司目前采用小時制服務獲得的營收占50%。

建議

通過行內共識和規范

形成統一的技能要求

家政行業職業化的行業標準是否需要統一?“技能標準只是倡導執行,不是強制執行。”張國燕介紹,目前國家和深圳都沒有統一的培訓,包括教材、課程設置和要求。而標準在國家、行業、地方層面都有部分出臺,比如月嫂、普通家政員和養老服務員等,但出臺的標準不完善,不到總數一半。張國燕說,政府層面成立監管部門暫且希望較低,行業更多得靠自律,此外協會可成立評價機構監督。

“政府層面確實應該有一個家政從業人員的職業技術行業標準方面的指導,但行業規范應該是實踐出來的,政府提倡了多年規范化職業化,但一直沒改進。”孫景濤說,這從側面反映,標準應由市場培育出來而不是政府硬性規定。周飛鶴也認為,技能的標準可以由行業來形成,通過行內的共識和規范,進而形成統一的技能要求。比如月嫂,技能需包括洗澡沖奶輔食等,目前行業已經默認剛入門的月嫂屬于初級,從業3個月的是中級,半年以上屬高級。鐘點工也容易形成規范,規范要求列舉比方,要求進門脫鞋、穿鞋套、從外到里和從上到下等。

B

“虧損指的是只夠吃飯不夠原始積累”

建議關注行業基礎需求,并建立征信大數據以監督服務安全

深圳大多是夫妻店父子店

“行內有80%的店都是虧損狀態,虧損指的是只夠吃飯不夠原始積累。”孟君估算,傳統家政小企業賺的是辛苦錢,利潤不高,但其實只要信譽口碑建立,賺點小錢也不難,因為有龐大的市場需求量。周飛鶴則認為,深圳目前大多店面還是夫妻店或者父子店,一個門面一張桌子一個電話,用很傳統的方式找客戶。

“這是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的行業。”周飛鶴說,《條例》部分規定與現狀脫節,成了家政企業發展最大的掣肘。孟君也認為,行業相關的法制建設落后。家庭服務業目前確實是朝陽產業,但是行業規范要做好。此外,孟君覺得這個行業解決的是民生重要領域問題,還解決了很多農村勞動力的就業問題,特殊行業應該特殊對待。

各種新興矛盾不斷增加

深圳市家庭服務業發展協會介紹,家庭服務業的健康有序發展與深圳每個家庭、每個市民的切身利益都息息相關。但這個行業還存在很多問題。首先,家庭服務行業準入門檻較低,從業人員相對文化水平低,又缺乏有效的培訓機制的引導,導致行業整體的服務水平低下,從業人員技能提升較慢,與社會上對這個行業日益提高的要求相脫節。

其次,這個行業從業人員復雜,但卻是深入到各家各戶,服務對象又多為老人和小孩等自我保護和防范能力不強的群體,如果未能加強監管,那么給家庭乃至社會造成的危害影響較大,近年來保姆虐待老人和兒童的事件多有見諸報端,而此前發生的廣州“毒保姆”事件更是引起了全國的關注。

“現在家庭服務行業的各種新興矛盾不斷增加,但卻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和有效的處理機制,而有的家庭服務的矛盾雖然不大,但有的時候卻因法律的缺失和處理上的不及時,導致矛盾發酵,最終是小矛盾卻帶來嚴重的后果。”市人大代表陳錦華認為,現在深圳家庭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已近百萬,這其中大部分人員都沒有社會保險,那么這些人員在提供服務過程中一旦出現傷害或疾病等情況,無法得到有效的保障。

建議

中介模式存在安全隱患

應建立行業征信大數據

“目前中介模式存在安全隱患,政府可以做的是建立行業大數據。”580家政網董事長孫景濤認為,比如建立從業人員注冊制,注冊內容包括健康證、培訓證和身份認證,可供市民核查,從而監督家政從業人員的職業信用。

周飛鶴也贊成這一做法。周飛鶴認為,通過補貼部分家政職業險,可以記錄和建立健全從業人員的信息登記,包括從業人員在從業企業里的紅黑名單等,從而約束管理職業信用的規范。孟君介紹,公司每年在保險費投入達十幾萬元,并呼吁深圳政府可以借鑒上海的模式,給予家政企業相應的保險或補貼,這在減輕企業負擔同時,也完善政府管理。

“政府還應做好監管和扶持,比如政府可以為企業的崗前培訓解壓,去年政府投入培訓5000名月嫂,月嫂因此處于飽和狀態。”孟君認為,政府應更關注行業的基礎需求,及對企業產品分級分類管理。周飛鶴則認為,目前行業沒有一個統管部門,這是行業不規范和諸多問題得不到解決的原因所在。

焦點

家政行業社保怎么買?

市人大:不存在因達不到最低繳納年限而得不到相應醫療保障

家庭服務從業人員的流動性較大,而且有很多人開始從事這個行業時年紀就很大。據統計,從事家庭服務行業的人均年齡在45歲左右,無法達到繳納社保最低年限的要求,如果按照普通企業的社保模式來要求購買,基本上很難得以實現。同時,對于實行中介制或其他模式經營的,市政府至今仍未有一個相關的規定,這就導致了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員在工作和生活中根本無法得到相關的保障,因此,陳錦花認為,在《條例》中應根據這個行業的特點對這些問題制定出切實可行的辦法。

按國家規定,家庭服務人員分為員工制和非員工制兩種。“對于員工制家庭服務業從業人員,用人單位應按規定參加社會保險。”深圳市人大介紹,目前,深圳率先建立健全覆蓋深圳全體勞動人員社會保險體系。首先,戶籍員工與非戶籍人員在基本養老保險繳費標準和享受待遇條件上實現一致,非戶籍員工如不能滿足在深圳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或繼續繳納養老保險費條件的,可申請將其在深圳的城鎮職工養老保險關系(包括其個人賬戶本息)予以轉移。

根據《深圳市社會醫療保險辦法》,用人單位應為其本市戶籍職工參加基本醫療保險一檔,為其非本市戶籍職工在基本醫療保險一檔、二檔、三檔中選擇一種形式參加,且深圳社會醫療保險不存在因達不到最低繳納年限而得不到相應醫療保障。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有關規定,深圳家庭服務業人員均可享有依法參保并有依照條例的規定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權利。

另外,自2013年1月1日起,深圳將失業保險的參保和待遇享受范圍擴大至非戶籍務工人員。因此,員工制家庭服務從業人員可平等享受社會保險的有關權利。對于非員工制家庭服務業從業人員,如其為戶籍人員,可按規定在個人繳費窗口繳納社會保險費。

記者調查

據深圳市家庭服務業發展協會方面介紹,“保姆荒”是家政公司普遍頭疼的一個問題,從業人員缺口大,按照居住人口約1800萬人來估算,用工缺口約20萬人

深圳市家庭服務業發展協會介紹,截至今年10月,家政服務從業人員為30 .6萬人,員工制的從業人員僅1.05萬人,其中屬于企業管理人員的達0 .8萬人

相關報告顯示,從業人員95%是女性,超六成是70后,80后、90后僅占20%不到,大專以上學歷也僅占5%

從業人員首要來源地區是廣西,占比24 .9%,依次是湖南、湖北、廣東、四川等地

據一些家政公司介紹,目前家政從業人員中,初級到高級工資3600元到7000元不等

本版統籌:

南都記者 張小玲

本版采寫:

南都記者 周世玲 張小玲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 【字體:
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每日推薦
 視覺焦點
 新進資訊
首頁 |  公司介紹 |  新聞中心 |  家政培訓 |  在線選聘 |  品牌加盟 |  人才招聘 |  在線問答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1996 -2014安子新家政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10240066號-1      
官方微信
河北快三走势图统计表